70周年作文

时间:2020-05-10作者:admin分类:小学作文浏览:评论:0

  暗恋是,每天上qq时,不一定要和对方讲话,只要看着对方的头像是亮着的就足矣。【70周年作文】

  贰·雨过横塘水满堤,乱山高下路东西【70周年作文】

  再往前行,便到了林散之艺术馆,1991年建成。林先生1898年生于江苏江浦,1989年12月6日逝于南京,享年92岁。其草书独步当代、比肩古人,有“当代草圣”之誉。先生祖籍安徽和县,曾属巢湖市辖下,故此,巢湖民众对其甚为熟悉,民间不乏他的真迹。【70周年作文】

  佛门的清静再次被红尘之风敲击,不知佛意是无奈还是欢迎?但驴友的目光只望着高山。【70周年作文】

  走进乌镇景区,仿佛走进了一幅古老而意境幽远的水墨丹青画轴里,那依水傍街,鳞次栉比的明清建筑,那错落有致的粉墙黛瓦,那爬满青苔的河埠石槛,那咿呀欢唱的乌篷小船,那细雨般幽深绵长的古老街巷…无一不震撼人心。这种感观上惊艳的美,一支瘦笔又怎能写尽,或许只有身临其境,亲自踏上悠悠的雨巷,住一住古朴的民居,摸一摸古老的藤蔓,看一看古旧的典藏,你才能真正感受到历史赋予它的厚重,才能真正感知它的妙不可言。【70周年作文】

  东关古渡是古运河边上的一处千年渡口,古时候从古运河东面旱道进扬州都要在这里过渡。从黄海边上过来的运盐船也大都在这里的码头上、下货物。河边还停泊着从远道而来的客船。想像得到这里曾经有过的繁华!现在这个渡口已经早就没人摆渡了,在它南边不远的地方有一座连接文昌路的解放桥,北面还有一座便益门大桥。整日车水马龙,好一派现代都市的风采。运河边上垂柳依依,风情万种,婀娜多姿。渡口上面有一座古朴典雅的石牌坊,对着牌坊的东关街入口处新建了一座堪称雄伟的古城楼,城楼是在宋城遗址上重建的,游人还能通过脚下的玻璃砖看到保存下来的南宋旧城的墙基。最让人流连忘返的是这里的夜景,驳岸上的景观灯绵延数公里,波光粼粼的河面上不时有仿古游船缓缓驶过……【70周年作文】

  挨在他身旁的人赶紧把大米递给他,上到炮里面去。就在师傅封炮口的时候,我看扯风箱好玩,就拉起风箱,并添加木柴。那个师父看了我一眼,说:“慢慢拉,别把风箱拉杆弄断了。那是我吃饭的家伙。”我就坐在地上,双手握住风箱柄,一下一下拉扯风箱,听到“扑扑”声响,火炉里的火就窜起来,绕着炮燃烧。【70周年作文】

  站在土堆的城脚边,可以从两边的土方和各种不同的形状尽情发挥想象,这里的前方可以是指挥部,那里可以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的战道门,还有一侧的土堆就是城里居民之家……故城每一处,都充满了十分丰富的想象空间。站在故城的遗址上,古代遗留下来的繁盛印记犹在,仿佛那些脚印正在我的前面伸延开去,耳畔仿佛听到了来自印度等国商人手牵骆驼、还有纵横的驮着货物的马队来到这里,那些来自不同国家操着不同口音络绎不绝的商队,琳琅满目的货物就在眼前……曾经的繁华,悠长的历史已经是走得遥远。我想:故城经历了千年的风雨,虽失去了当年的繁华和威武,但从那些土堆上的风化小窗洞上,仍能看到昔日曾经的辉煌和繁华。【70周年作文】

  试问天朝万县,敢有一言否之?【70周年作文】

  我想到了大明时的郑和,他七次下西洋,曾在这里上岸和离岸,他带领将近三万人的队伍,打击海盗,推动贸易,促进交流,受到了当地百姓的推崇和爱戴,至今,在马六甲,还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三宝山、三宝庙,以及他开掘的三宝井,这里,有着浓浓华夏的气息。【70周年作文】

  我们生活的小县城离洪泽湖大约两三个小时的车程,也算得上水滨小城了吧。街头广场一幅巨型红色船帆雕塑,帆页上面赫然写着“大湖湿地、水韵泗洪”,是这个县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。两条小河由东至西横穿整个县城,直奔洪泽湖,河边的绿化带里,有许多螃蟹的雕塑。这些,就足已感觉出洪泽湖带给这个水滨小城的独特韵味了。如果想进一步了解这座小城,可以去集市走动走动,买一些新鲜的水产,摊主准会告诉你,这些螃蟹、龙虾、鱼、藕、莲子、等等都是上等的新鲜货,刚从洪泽湖拉来的。接着摊主还会不厌其烦的给顾客讲洪泽湖的风光,万亩荷塘,水产养殖、旅游开发……让人不由得萌起一探洪泽湖的欲望。

  一日三餐,武都城区早上六七八九点的那顿“早点”大有特点。

  

  日本还有一种国宝,那就是艺伎伎。在京都的街上,我们看到穿和服的年轻女子,有两位站在一座大型庙宇的台阶上和一对欧洲的年轻夫妻合影。再到街头,我们又看到两位漂亮的姑娘身着艳丽的和服,脚下穿着拖鞋,站在那里,满面春光地看着来往的游客。走过她们身边时,我想问她们是不是艺伎,或许她们能赏光一起合影。临开口,我发现自己不知“艺伎”的英语该怎么说,只好默默走过。到了前面的僻静巷子,两边是各式特色小吃店,进去体验倒是一件乐事。可我们逛街是有限时的,无法在此逗留更多的时间。我看到一家小吃店门口冒出一位穿和服的妙龄少女,谦恭地站在门口招徕游客,我走上前礼貌地问她能否和我合影,但她立刻谢绝。

  刘运新出现了,彼此打过招呼后,上得车,车子如水一般,沿着逶迤的村道流去。

  为了能更好地多在葡萄沟待些时间,在经过葡萄沟时,我们决定先去不远处的火焰山,返回来,再去细细探访葡萄沟。

  凌晨四点从婺源县城紫阳镇出发,汽车在山道上疾驶,五点半来到石城犹是一片漆黑。

  多少次的不期而遇才能收获一辈子的幸福,而我们只是一次不浪漫的邂逅却让我陷入了无尽的相思中。不,不能说是邂逅吧,只能说是一面之缘。但在茫茫人海,在不确定的时间,不确定的地点,在未知未来的长河里,我遇见你,是人生最美丽的意外。

  五个小时后,我们便坐车行驶在关城的大街上。有意思的是,接我们的当地师傅竟然迷了路,走了半天才回过神来。一个连当地人都迷路的城市,说明已经发展到何种程度!曾经的驿站,而今的重镇;古代是关,现在是城;关则拒千里之外,城则纳五湖四海;曾经的乡言乡语,都变成而今的关言关语。这是一块广阔的土地,一块苍茫的土地,一块悠久的土地,如今又是一块新潮的土地。曾经的关城,地旷人稀,而今历史穿越千年,地域穿越万里,让我们看到一个现代化的荒原新城。许多时光都化成沧海桑田,多少柔软田亩都变作高楼林立。回头看去古老的关城依然挺拔,像在回忆,也在守候,更像在展望。转身再看,新的城市在迅速地延伸,楼房在不断向上攀高,人群越来越稠密,这些变迁都被关城收入眼底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一条艰险莫测,前途未仆的高危线路,探险、穿越的驴友仍如长江之滔,绵绵不绝。

#p#副标题#e#

  虽然园内建有喷灌设施,解决了施肥和打药的难题,但刘运新依然非常繁忙。我们正转悠着,大棚里出现了不少干活的农妇,她们大多是四五十岁的女人,都是前丰村就近的村民。此刻,那些农妇正手握着小锄头,在大棚内忙碌着,挥汗如雨地除草松土。

  登山已有些时日了,跑过了不少的路线。去过四方垴、大垴、天脊山、金灯寺和天平山;走过千瀑沟、郭家园、轿顶山、拐弯山、莲花谷洞和猫路;穿越过八泉峡和王莽岭,登过田家沟,攀过刘家梯,还领教过愣登梯和羊角梯的风险……但如果说足迹踏遍太行山,也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。太行山上驴线千条,我只能算是刚跨过新驴门槛而已。

  一、前言

  寻寻觅觅, 冷冷清清, 凄凄惨惨戚戚,蜷缩在退无可退的角落,内心深处油然而生的,是对明媚之春的向往。在寻找温暖的路上,我们如此渴望,被温情久久的护佑。

  从走廊的东南侧出来,往东走,便来到了“仓颉纪念堂”前。

  此行虽与孙哥初次相识,然多年前即已耳闻孙哥为当地资深户外人,多年来跋山涉水,走遍四野,为人更是肝胆侠义,忠厚实在。此行夏特承孙哥筹划,凡事周全,安排妥当,一路为队友背负饮食及装备,前后照应,不胜操劳,更深感厚道体贴,令人敬重。

  我曾经听说过,有这样的一句话:天下文章出自桐城。我想那是当然,在这座文庙里,真的是大有文章。这里面有孔子的生平,有“渔樵耕读”、“魏星点斗”“独占鳌头”等故事,它们都逼真传神,生动、有趣。

  夏日里那曾经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湿地荷塘,此时此刻,却以一种令人震撼的形式呈现在我的眼前。但见高高低低,一片连一片,无数片残荷,生命的绿色与枯萎的褐色紧紧纠缠在一起,绝望之中又蕴含着新的希望。默默地承受,默默地期待,在看似荒芜的表面下,却演绎着一首激越的生命交响乐。

  虽没看到磐羊湖畔红叶灿烂碧映蓝天的壮美景象,但磐羊湖和磐羊湖畔相互辉映的森林、雪景和直插蓝天的冰峰,也是行游毕棚沟难得一见的胜景。

  沿湖儿建的小村前的湖滩浅水处,一大群白天鹅栖息,吸引住我们的目光和脚步,看上去有百只之上,这是两日来看到最多的一群。大家叽叽喳喳的讨论如何去拍它们,而这群白天鹅那里会知道我们人类的想法,由于距甚远,对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,不理不睬,依旧交头接耳叙说着它们之间的故事。显然,于我们心中的想法相去甚远。大家想着办法,是如何让它们飞起,可是它们并被我们的大声呵斥所动,依旧谈笑甚欢。不知谁灵机一动,让我用小型航拍器去驱赶它们,果然是好主意。

  这下释然。

#p#副标题#e#

#p#副标题#e#

  有的说:“这里的环境很优美,这里的灯光很灿烂。”

  路旁种满了不知名的小花,黄的,紫的,开到了路的尽头,花开一季,草木一秋,它们知道自己短暂的生命只有一季,所以每一朵花儿都竭尽全力,争相斗艳,开到茶靡,那我们人呢,你是否知道自己只有短短的一生,不要说明天还很多,不要说未来还很远,有多少的人在我们回首的刹那已经消失不见,有多少事情在你转身的时候已经错失良机。

  “那你是哪里人啊?”

猜你喜欢